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法务区

【规则摘要】


1.客户密码失密,造成委托理财资金损失的责任承担


——委托理财关系中,由于客户自己疏忽或其他过错导致密码失密而造成保证金损失的,应由客户自己承担相应责任。

 

2.通过密码进行股票交易,其后果应由客户自行承担


——客户与券商之间发生的经纪合同民事法律关系,客户通过自行设置的密码进行的股票交易后果应由客户自行承担。

 

3.自助交易证券客户密码被盗用,责任应由客户自负


——证券客户通过证券公司自助委托系统进行股票交易,因密码泄露导致其资金被盗取的,证券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4.密码交易视为本人操作,应限于证券账户股票交易


——证券委托合同关于任何使用甲方密码进行的委托均视为甲方委托的约定,应限制适用于甲方证券账户中股票交易。

 

5.临柜人员违规办理凭密取款业务导致冒领,应赔偿


——通过私人密码进行股票的自助交易后果由客户承担,但客户交易资金被他人在柜台提取的,券商应承担过错责任。

 

【规则详解】

 

1.客户密码失密,造成委托理财资金损失的责任承担


——委托理财关系中,由于客户自己疏忽或其他过错导致密码失密而造成保证金损失的,应由客户自己承担相应责任。

 

标签:证券密码交易|证券保证金|刑民交叉

 

案情简介:2001年,财务公司与投资公司签订委托理财协议,并依此投入8000万元至以陈某名义设立在证券公司的共管账户。2002年,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黎某模仿财务公司授权代理人徐某笔迹,凭密码从账户转出保证金988万元。2004年,生效判决以黎某犯挪用资金罪等判处刑罚。2004年,财务公司以证券公司未尽监管义务为由,诉请证券公司赔偿损失。

 

法院认为:①财务公司依委托理财协议提供资金,并将资金转至在证券公司开设的陈某账户,但在涉案证券账户开户过程中,财务公司并未向证券公司明示身份,黎某、徐某在整个过程中亦未向证券公司披露过涉案证券账户中保证金实际来源是财务公司,证券公司亦无从知晓黎某与徐某系财务公司代理人。故本案中财务公司与证券公司之间未形成直接的证券交易委托合同关系。现涉案证券保证金被黎某通过犯罪行为从证券公司提取,该保证金实际所有人财务公司以涉案证券保证金未经许可被提取造成其损失为由主张证券公司和长城证券公司赔偿,法院以证券保证金提取侵权纠纷案由审理本案并无不妥。

 

②涉案证券保证金之所以被提取导致财务公司损失直接原因在于黎某犯罪行为。黎某系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在履职过程中实施犯罪行为提取财务公司涉案保证金,故在民事责任方面投资公司应承担侵权责任。但本案在财务公司选择仅起诉证券公司,拒绝追加投资公司为共同被告,且投资公司已被依法公告吊销营业执照情况下,解决问题关键在于证券公司在黎某提取保证金过程中有无过错,应否为财务公司保证金损失承担责任。

 

③财务公司和投资公司借用他人身份证在证券公司开立证券账户时,为保证存放在该账户内本案资金安全,与证券公司约定,需财务公司代理人与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到场办理业务。该约定作为特别约定,效力优于凭密码交易等格式条款效力,证券公司应遵守。由于证券公司未尽审慎注意义务,未能防止本案资金被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仅凭其本人身份证件、伪造的财务公司代理人委托书和账户密码非法挪用,故证券公司在本案中存在过错,客观上为黎某提取账户内证券保证金提供了方便,该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一定因果关系,应承担相应损害赔偿责任。

 

④依委托理财协议及责任承诺书,足以表明账上资金及证券来源、使用、转入和调出等均由徐某、黎某负责,徐某、黎某完全有权利从事转入转出资金等操作,后果由徐某、黎某承担。可见,在财务公司并未向证券公司明示身份,黎某、徐某在整个过程中亦未向证券公司披露过涉案证券账户中保证金的实际来源是财务公司,证券公司亦无从知晓黎某与徐某是财务公司代理人。对证券公司而言,徐某、黎某就是涉案资金所有者,是本案证券投资者。而在现代交易行为中,无论是委托人本人或其授权的其他人使用了取款密码进行交易,都应视为本人行为,故财务公司自身对损失的造成存在重大过错

 

⑤证券公司承担责任原因并非与黎某代表的投资公司对财务公司共同侵权,而是因其违反了合同约定,对大额资金管理未尽审慎注意义务。证券公司与黎某代表的投资公司各自不同的主观过错及其各自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不同的关联关系,决定了证券公司应承担的是补充赔偿责任。判决证券公司对投资公司无力返还财务公司款项的25%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实务要点:委托理财关系中,由于客户自己疏忽或其他过错导致密码失密而造成保证金损失的,应由客户自己承担相应责任。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抗字第20号“某证券公司与某财务公司等侵权纠纷案”,见《账户密码失密致理财资金损失的责任认定--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深圳深南大道证券营业部、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中国南航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证券保证金提取侵权纠纷抗诉案》(杨心忠,最高院审监庭;审判长何抒,审判员王云飞,代理审判员杨心忠),载《审判监督指导·案例评析》(201503/53:121)。

 

2.通过密码进行股票交易,其后果应由客户自行承担


——客户与券商之间发生的经纪合同民事法律关系,客户通过自行设置的密码进行的股票交易后果应由客户自行承担。

 

标签:证券密码交易拖拉机账户|身份识别

 

案情简介:1998年,实业公司以其员工刘某名义在证券公司开设资金账户并购买国债,证券公司部门负责人罗某为该资金账户设置了初始密码并告诉了实业公司人员,但该密码未改动且为罗某操作使用。罗某通过在该资金账户下挂多个他人股东账户操作并侵占该账户资金,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2003年,实业公司诉请证券公司返还账户资金1000万元及利息。

 

法院认为:①金融机构客户身份识别,是指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通过开户时客户真实身份资料登记和设立相关密码,从而建立客户对应专用的保护制度。证券市场自建立起,即有客户身份识别制度。密码是进入客户账户的钥匙,是客户进行证券交易必要前提。根据相关规定和开户操作流程,账户密码是由客户在开户过程中自行设置的,该密码只能由客户本人知悉。证券交易只认密码而不管谁在实际操作,通过密码进行的股票交易,其后果由客户承担。密码不仅是交易权限、而且是确保投资者账户资金安全的关键手段,投资者在开户后应对资金密码和交易密码妥善保管。

 

②实业公司以刘某名义开设资金账户,虽不能具体确定实业公司办理开户手续的人员,但不能以此否定该资金账户已实际开设并设有密码。根据罗某在公安机关供述,是罗某为该资金账户设置了初始密码并且告诉了实业公司人员,该密码一直未改动且为罗某操作使用。实业公司以该资金账户非自己开设、亦不知道该账户密码,抗辩其不应承担对自己资金账户密码及资金安全的保护义务,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罗某操作实业公司资金账户和侵占该账户资金,违反了《证券法》、《刑法》禁止性规定,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证券公司对罗某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事先授权或事后追认,间接证据仅有罗某在公安机关讯问笔录中称其行为经过马某同意。该间接证据是孤立的,无其他相应证据与之形成证据链从而佐证证券公司指派罗某为实业公司理财交易。罗某在实业公司资金账户下挂多个他人股东账户并操作实业公司资金账户,证券公司应当知道,其未制止罗某,应承担相应管理责任,但不能因此认定其授权或追认罗某代表该营业部与实业公司发生委托理财行为。从本案查明事实看,实业公司董事会特别授权何某作为实业公司资金账户证券投资的具体经办人,其委托并放任罗某自行操作实业公司账户,因此造成的交易损失,实业公司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

 

实务要点:客户与券商之间发生的经纪合同民事法律关系,客户交易密码不仅是交易权限,而且是确保投资者账户资金安全的关键手段,投资者在开户后未对资金密码和交易密码妥善保管,放任他人自行操作账户,因此造成的交易损失,客户应自行承担相应责任。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293号“某证券公司与某实业公司证券经纪合同纠纷案”,见《证券经纪合同中的义务与责任--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庆华能石粉有限责任公司证券经纪合同纠纷案》(审判长贾纬,审判员沙玲,代理审判员周伦军),载《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7·公司与金融卷》(2012:322)。

 

3.自助交易证券客户密码被盗用,责任应由客户自负


——证券客户通过证券公司自助委托系统进行股票交易,因密码泄露导致其资金被盗取的,证券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标签:证券密码交易|密码盗用|自助委托交易系统

 

案情简介:1998年,章某在证券公司申办股票交易账户并设定密码,同时办理自助委托交易手续。两个月后,账户股票被通过内线电话指示卖出并转出资金1.8万余元。章某以证券公司未审核其身份证、账户卡、资金卡为由诉请赔偿。

 

法院认为:①中国证监会《关于健全查验制度防范股票盗卖的通知》是根据证券柜台交易手工操作中出现股票被盗卖的情况而产生的,不适用于自助委托交易系统。②章某在证券公司所进行的股票交易均系通过自助委托系统完成,而通过该系统进行交易则须输入其股东代码、资金账号和交易密码,三者缺一不可。同样在办理与工商银行联网时亦须提供该三项号码,否则无法完成联网。章某应对自己设定的交易密码负保密责任,对其所诉因证券公司失误使其造成经济损失而要求赔偿,因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其诉请。

 

实务要点:证券客户通过自助委托系统进行交易,因密码泄露导致其资金被盗取的,证券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天津高院再审“某证券公司与章某证券纠纷案”,见《天津证券有限公司塘沽证券交易营业部与章文彬证券交易纠纷案--本案交易密码被盗用的法律责任应由客户自己负责》(陈敬、叶慧平、游继文,天津高院审监庭),载《审判监督指导与研究·案例评析》(200104/4:223)。

 

4.密码交易视为本人操作,应限于证券账户股票交易


——证券委托合同关于任何使用甲方密码进行的委托均视为甲方委托的约定,应限制适用于甲方证券账户中股票交易。

 

标签:证券密码交易股票账户|资金账户|撤销指令

 

案情简介:2004年,林某作为甲方与证券公司签订证券交易委托代理协议,约定“任何使用甲方密码进行的委托均视为甲方委托并应由甲方承担损失责任”。林某据此开设资金账户并转入交易结算资金1500万元。半年后,该账户仅剩2万余元。其中,对应的股票账户有两次热自助操作。但2004年2月12日因撤销指定交易及随后进行的再指定交易均无林某授权,由此造成损失1478万余元,林某诉请证券公司赔偿。

 

法院认为:①基于双方委托代理关系,证券公司应对林某资金账户内结算资金和有价证券妥善保管,并仅基于林某委托进行股票交易和转出。就诉争撤销指定交易及随后再指定交易,按双方约定及《上海证券交易所全面指定交易制度》规定,撤销指定交易应由林某另行签署文件,经撤销指定交易后才能再指定到其他席位上交易。现证券公司不能证明林某签署了相关文件或授权委托书,故林某不应对此股票交易负责。②至于林某资金账户下非其个人证券账户股票交易与转出,因按证监会规定,一个自然人只能开设和使用一个资金账户,并只能对应一个证券账户,证券公司允许林某资金账户下出现多个证券账户,本身即属违规。同时,按实践中的惯例,在特定主体的资金账户下进行他人证券账户的开户、并户、分户,须经资金账户所有人的同意,并采柜台操作方式。现证券公司不能举证证明相关操作得到林某同意,故由此产生的股票交易与股票转出亦不应由林某承担责任。③双方关于任何使用甲方密码进行的委托均视为甲方委托并应由甲方承担损失责任的约定,性质上属于格式条款,立足公平合理,应限制适用于甲方证券账户中的股票交易。故林某仅应就其委托的股票交易及损失承担责任,除此之外的股票交易与转出,均属证券公司未尽委托代理义务的责任范围,相应损失应由证券公司向林某赔偿。判决证券公司赔偿林某损失1478万余元及利息。

 

实务要点:证券委托合同纠纷中,双方关于任何使用甲方密码进行的委托均视为甲方委托并应由甲方承担损失责任的约定,性质上属于格式条款,立足公平合理,应限制适用于甲方证券账户中的股票交易。

 

案例索引:北京高院(2005)高民终字第406号“某证券公司与林某等证券合同纠纷案”,见《林正东诉中期证券经纪有限责任公司等证券合同案(委托代理)》(单国军),载《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6商事:203)。

 

5.临柜人员违规办理凭密取款业务导致冒领,应赔偿


——通过私人密码进行股票的自助交易后果由客户承担,但客户交易资金被他人在柜台提取的,券商应承担过错责任。

 

标签:证券密码交易|柜台交易|自助交易

 

案情简介:2001年,脱某与证券公司签订证券交易委托代理协议。事后经查询,发现其账户股票上以自助方式卖出股票13笔,其资金账户上显示他人在证券公司柜台凭密支取现金43万元,但取款凭证上非脱某本人签名。

 

法院认为:①密码在自助交易和柜台交易中地位并非完全一致,自助交易操作时,密码作用等同于本人签名,即便非本人操作,但输入正确密码后的操作应视为本人行为,所产生后果由本人承担。而在柜台支取款项并非自助交易方式,提款人应提供身份证、股东账户卡和资金卡,并输入正确密码,密码只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如提款人提供了有效证件后,不能输入正确密码,虽不能直接完成提款,但可通过其他程序和方式满足其取款要求,反之取款人虽知悉密码但不能提供有效证件则肯定不能取款。②本案中,双方基于合法的股票代理交易合同,已形成了委托代理买卖股票关系和交易资金存储关系,证券公司临柜人员在办理取款业务中未按相关法规及约定程序操作,致取款人在未能提供有效证件时支取了款项,证券公司行为违反了法规规定和协议约定,对脱某资金账户上现金被他人提取应承担责任,判决证券公司偿付脱某43万元本息。

 

实务要点:通过私人密码进行股票的自助交易,其后果应由客户自行承担,但客户交易资金被他人在柜台提取的责任,券商存在明显过错的,应承担全部责任。

 

案例索引:江苏南京中院2002年10月17日判决“某证券公司与脱某证券纠纷案”,见《脱殿魁诉大鹏证券公司股票代理交易案》(蒋文浩、俞忠东),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04/商事·知识产权专辑:351)。

 

 

本文来源:天同诉讼圈  陈枝辉

 

免责声明:文章非声明均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0755-82933313),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